时忱

候鸟

*纯属虚构


00


他从未想过,一个习惯了大海的人,突然靠岸,会是怎样。


01


王源第一次见到王俊凯的时候,在他家码头,人群中那个裹着粗布麻衣,袖子卷到腕口处,小臂结实有力,棱角分明,挺直的鼻梁上渗出了冷汗,睫毛很长,睫毛下那片阴翳遮不住眼中的光。


他一只手臂提着一袋沙土扛在肩上,一只手提着另一袋垂在地上——他的视线就盯着那里。阳光洒在他身上,然后他一回眸,盯住了王源的视线。


一刻一眼万年。


02


芦苇花白茫一片,爱过你短暂停留的容颜。


王源那一年冬天是跟王俊凯一起度过的。


他从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公子,在家庭没落之后是如何一步一步放下地位和尊严,干起这普通人的勾当来的,他没问,王俊凯也没说。


那就这样吧,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那年冬天的一天,王源在王俊凯做过工后去找他,在码头后的芦苇地里等了很久,也不见他。


然后王俊凯就迎着夕阳跑过来了。


跑向王源。


不知是为什么,也许是一时兴起,王源拿过王俊凯那生过老茧的手,认真地抚摸,然后抽出自己那纤细的手掌。


掌心相扣,然后在分开,两条线在夕阳的照映下完美地重叠在一起。


然后王源抬眼对上了王俊凯的目光,眼里泛出了点点星光。


03


出海口已经不远,我丢着空瓶许愿,海与天连成一线,在沙洲对你埋怨。


码头要派一部分人去北方,王俊凯也在其中。


那一天王源带着两个漂流瓶来找王俊凯,王俊凯做在码头的一块木质的船板上,低着头,不说话。


王源抬手去抱他,他抬头,用那双布满老茧的手去尝试抚摸王源的背。


一刻无语凝噎。


“源儿啊,我这双手,以前可是习惯摸笔的。”


王源把他抱得更紧,眼泪落到了王俊凯的麻衣上,被王俊凯那双布满老茧的手擦去。


王源将那两个空瓶扔了一个出去,另一个交到了王俊凯手上。


“你以后去北方了再丢掉那边的海里,听见没。”


“知道了。”


王俊凯一点一点吻去王源眼角的泪水,心疼到红了眼睛。


那一晚,清辉了如雪,夜深千家灯。


04


你的爱飞很远,像候鸟季节变迁,我含泪,面朝着北边。


码头传来消息,那些去了北方的水手,遭遇海难,全部遇难,无人生还。


接到消息的一刻,王源没有哭,他拿出了一支王俊凯送给他的钢笔。


王俊凯说,那只钢笔,是父亲留下的遗物,虽然家里没落了,但一定不要忘了自己出身在一个书香门第里。“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是父亲最后教我的。”


“现在我把他送给你。”


王俊凯,你回来好不好。


王源做到了初次见到王俊凯的那个码头上。


黑夜慢慢吞噬着码头上残存着的那一点夕阳的影子。


05


我的心却无法时过境迁,你觅食爱情的那一张脸,过境说的永远,随着涨潮不见,变成我记忆里的明信片。


次年冬天,码头转让,父亲说这个码头经营不下去了,顺便让王源找个媳妇。


王源不肯,跟父亲大吵了一架,父亲一气之下去了北方。


于是王源一个人干起了经营码头的勾当,那双拿笔的手第一次摸了码头的绳子。


第一次尝到了手被粗糙的绳子一点一点摩擦,出血的滋味。


第一次,他摸着自己手上的老茧,泪流满面。


06


最后王源还是听了父亲的话,找了个媳妇。


那个女孩子人长得乖巧,也不怎么说话,人也勤劳。


大概是父亲口中贤妻良母的模样。


07


又一年冬天。


码头破产,王源这几年的积蓄飘落一空,码头也会被政府收购。


小女孩的妈妈让小女孩改嫁,小女孩问王源同不同意。


王源同意了。


那一天,王源去送小女孩最后一次坐他们家码头上的船回家。


他给了小女孩一个拥抱。


将近三年的夫妻感情,就只有这一个拥抱。


也好。


他目送小女孩出了码头。


小女孩本是北方人。


07


几年后,王源又一次来到了那个码头。


那是一个平静的午后,码头已被改造成当地知名的一个旅游景点,人们都说,这里的海上夕阳好美。


是啊。


那一天,王源在那个海上的夕阳里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高高的,瘦瘦的,他也没去想,就去抱住了他。


大概直觉总是没错的。


08


我往北,向南说再见。


最后至于王俊凯是怎么回来的,王源没问,王俊凯也没说。


“十年了,我后来没有再当水手了。”


“嗯。”


“那,我们以后要好好地生活。”


“一定。”


之后,王源才发现,那码头的月亮,映在水面上,似乎比夕阳更美。


09


他从未想过,一个习惯了大海的人,突然靠岸,会是怎样。






故知

#01 他乡遇故知   

 

     王俊凯在法国这种地方再遇到王源,不得不说他还是有点意外的。

 

     那天他大概在法国校园吊儿郎当鬼混的时候,仅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家伙。眼神下意识闪躲,但还是没躲过。他那时正在填红色的新生入学本,上面的法文张牙舞爪。入学的新生大概就数他最嚣张,他此时正翘着个二郎腿,在入学招办处的大蓝伞下签着最后的名字,嗯,大概是入学最后的一道工序。

 

     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声音卡断了他的思路,“嘿,学长,又见面了噢。”甜美的声线勾画出来的线条清如薄荷。一抬头,果然,他眉眼弯弯,一双杏仁眼里是说不尽的笑意,好像就在说,是吧学长,我说我们还来日方长呢,没有错吧。

 

     不敢再细看那人的弯弯的眉眼,王俊凯只顾自己走了出去。不能再想了,他想。可是那人锋刻一般的脸颊就硬生生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他的声音,他眼角弯弯,他微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妈的王俊凯你就是一个傻逼。

 

     可是不巧,那人却像跟他作对一般,在学校辩论社里,巧了,王俊凯又不小心“邂逅”到了王源。

 

  “那可是哦,好巧不巧的哦。”王俊凯笑出了声,你别说,这小学弟还真有自己可爱的一面,之前在高中时追着自己,还说下什么你去哪个大学我就去哪个大学这类的话,当时觉得不可能,嘿,还没想到成真了。想想当年小学弟创建了校园辩论社,自己是他唯一的社员,现在想想也是搞笑,那时候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他还会一本正经地讲着辩论的知识,到后来两个人就浪了起来,在辩论社里看电影啊之类的事情更是数不胜数。

 

      可是自己来大学以后为什么会想到在法国的校园的创建一个辩论社,好巧不巧,一开始的一年只有自己一个人,想想就尴尬,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有创建辩论社的想法而且更神奇的是自己这样的拖延症重度患者居然还真的付诸实践了。是因为他吗,王俊凯不知道。他的记忆里大概只有那个小鬼一本正经辩论的样子,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张,让人很有那个什么的想法。每次想到这里,王俊凯都觉得自己应该去洗洗脑子了,现在的脑子里不知都装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嗯,应该把他们都扼杀在摇篮里。

         

你别说,在王俊凯在法国创建辩论社的第二年,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二位学员,王源。这小子,消息怎么就这么灵通。但,这有了人陪伴的感觉,还算不错。

 

#02 金榜题名时

    

   在辩论社里的时光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两个人每天吊儿郎当,但好歹也学了很多东西,尽管只有两个人,但两个人各自充当正方反方的感觉还意外不错。

   

   终于迎来了一次正儿八经的比赛。

 

这次是和其他学校的辩论队一起。王俊凯当时就想,这他妈的真搞笑,两个人还组了一个辩论队。学校似乎还挺重视这场比赛,还从其他学校请了两个外援。

   

   不过话说那个学校的辩论队也不错,嗯,是可以好好准备一下。

   

   拿到辩题,题目是论早恋究竟会不会影响学习。看到这个辩题,王源就哈哈哈笑了起来,“妈的你说我们几个大学生,还在法国,哈哈哈你说议论这种辩题,真是搞笑,法国还比较有想法的嘛。”而且更可笑的是,王源和王俊凯抽到的是反方,也就是他们的观点是:早恋不会影响学习。

   

   辩论场上的唇枪舌战往往让人感到刺激,还没上场多久,王俊凯和王源就感到热血沸腾。另外,王源觉得正方一辩就是个傻逼,不停地在强调早恋影响学习,还说什么不管就是早恋的人自己都察觉不到学习被影响了,句句强词夺理。

   

   终于,王源怒了,在自由辩论的最后时间,王源拍桌而起。

 

  “同学,罗素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间一切苦难的同情心,都是激发人类向前的动力。”

 

   仅仅一句话,噎得对方说不出话来,最后,王俊凯和王源赢得并不出意外。

 

   到最后去学校那里领奖的时候,王俊凯悄悄看了一眼王源,因为他知道,他知道这句话为什么会对于他们那么深刻。

 

 “学长,做我男朋友吧。”

  

“他妈的你疯了?我俩都是男的。”

 

 “嘿,爱情不分性别。”

 

 “况且早恋影响学习啊喂。”

 

 “嘿,罗素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人间一切苦难的同情心,都是激发人类向前的动力。”

 

    同样的,当时仅一句话,把王俊凯也噎得说不出话来。

 

    Yesterday once more。当时王俊凯的脑子里只有这句话。

 

    谢谢你,王俊凯,让我变成了刚好的自己。王源当时想。

 

#03 久旱逢甘霖

 

    周末。一个电话叫醒了王俊凯。

 

   “出来吧。”是清亮的薄荷音。

 

   “怎么了。”

 

  “别管了,学校薰衣草地见。”这所大学位于普罗旺斯,此时是八月,正是薰衣草满地绽放的季节。

 

    八月法国的天气也是坑爹的,走了一会儿,就黏腻得说不出话来,况且又是几十天没下雨了,空气中充满了不安的因子。王俊凯走到薰衣草地的中央,看见了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身影。

 

  “嘿。”那个薄荷音先开了口。

 

  “怎么了,大热天叫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薰衣草啊。”王俊凯摸了摸王源的头,下意识地。不知怎地,他已经习惯了有王源在身边打打闹闹的日子。也许,一种不知名的情感正在他心中萌芽,结合王源之前的情感,结合八月普罗旺斯的黏腻空气,结合着空气里的不安因子,渐渐交缠在了一起。

 

 “嘿,我要走了。”

 

 “回国?”

 

  “嗯。”

 

  “怎么哭了。”王俊凯摸了摸王源脸上的泪水,心疼,但说不出更能安慰人的话语,就这样,僵持着。

 

    天就这样,突然下雨了。这是连续两个月以来普罗旺斯第一次下雨。

 

  “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别,”王源拉住了王俊凯的手,“求你了,再多陪我一下。”

 

   “行。”

 

   “你想说什么。”

 

     "我爱你。”

 

    “……”

 

     王俊凯还未回答,嘴唇便被附上了一抹微凉。

     

   “张嘴。”

 

     啊。王俊凯还没反应过来,那人的舌头便撬开齿关,伸了进来。他的舌头在王俊凯的口腔里攻城略地,想要尽可能的占有,从牙床,到舌苔,到喉腔处,一点一点,津液顺着嘴角留下来,结合八月普罗旺斯的黏腻空气,结合着空气里的不安因子,结合王源的眼泪,结合王俊凯的躁动,渐渐交缠在了一起。

 

   “走了。”

 

    就这一天,下次见面已恍若隔世。

 

#04 洞房花烛夜

 

     那日分别,不想下次见面一是两年后。

 

     同样的,早晨一个电话,清亮的薄荷音。王俊凯听见这声音立马坐起,套上衬衫冲了出去。

 

  “嘿,我回来了,老地方见。”

 

     又在那里,仅一回眸,恍若隔世。

 

  “其实上次我要说的话还没说完。”这次王俊凯先开了口。

 

  “什么啊。”是略带一点撒娇的语气。

 

  “我也爱你啊。”

 

    又是一个吻,不带任何情欲。

 

     但王俊凯的手却不安分地在王源胯间抚摸了起来。

 

    “喂喂喂!不可以在这里啊喂!”

 

       ……

 

#05 因为遇见你

 

     罗素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和对世间一切疾苦的同情心是激发人类向前的动力。感谢遇到你,我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早就该知道,宿命这种东西,或早或晚,与你,我们,终会相逢。

 

    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


    他乡遇故知,我与你,喜相逢。


 -END-

我去上学啦

真是手癌 去到一个地方总是习惯性买那个地方的明信片 本来下定决心借调掉这破习惯的 在上海看见一家专卖明信片的店叫三生有信 还是忍不住进去了 非常好看啊 看得我这么多年对老上海的印象以及感情又回来了啊 回去整理了一下买的明信片 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国控啊 没得救了 而且这家店可以写明信片给未来的自己 很神奇 也很好奇 却没有尝试 但回头发现 遇见你我还真是三生有幸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是吧 未来的自己